曹怡——法螺,拧身入扣进行时

发布时间:2017-05-22 15:47:30


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第二审判庭副庭长曹怡同志,男,19788月出生,中共党员,本科学历、学士学位,社科院法硕研究生。

朵儿三四岁时,别人问他几岁了叫什么之类的话时,她总在回答完问题后补充说,我爸爸是大法官,如果这时她爸爸在场,会马上纠正道,是小法官。朵儿唯一的爸爸就是曹怡,曹怡说的其实没错,从2006年到2014年,廊坊中级法院最年轻法官就是他,没有之一。

朵儿三四岁时,她爹很忙,超级忙,那几年他不断刷新年度收结案数,而且还兼任民一庭的内勤。周末根本不够用,所以只要没病,就天天七点上班,十点下班,病了也是硬挺,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。朵儿睡着了,他爹才回来,早上没醒,他爹又闪了。朵儿只能在夜里嘘嘘时端详一下爸爸的睡姿。

现任民一庭内勤提起前任,说,他就是个传奇,现在内勤是一个组,一个法官带四五个书记员,那时这哥们自己干还能创收结案记录,调解率还超高。

不过现在好多了,小法官已经到民二庭任职副庭长了,没有了那么多的事务性工作,加班虽是常态,但爷俩却不必惺忪睡眼相见了。谈起来在民二庭这边的收获,曹怡没好意思提惺忪相见这段,直言其实压力大了,对自己的要求得更加严格了。比如判决书,他有自己打分的习惯,以前六十分就报批,现在必须七十五分以上,不到七十分重写。听着分数不高,不过也没耽误这些年拿优秀裁判文书奖。想想也是,曹怡虽然是副庭长,可还是小法官,全庭属他年龄最小,搞审判,业务上你得让老同志认可服气才行,这个问题上,曹怡的官方辞令是机遇与挑战并存。也是,大伙都看着呢,竞争上岗产生的全院最年轻的中层领导,尔有何能何德能堪此任,可别让大伙后悔选你才是。曹怡自己较劲,考研,两年成功,还是社科院的研究生,课程都是一次通过的。庭里的疑难案件评议会上,曹怡的观点理论高度的海拔又有新提升。

说起曹怡的业务,王律师挺有感触,平时和同行经常聊起法官们的水平哪个高哪个洼,公认的高水平有曹怡一个。拿开庭来说吧,一些程序性问题,律师和法官在庭上意见不统一,律师是有备而来,有时候能把法官噎住。一般情况下法官会休庭10分钟,庭下和律师交换意见,双方就程序问题磋商达成共识,或者干脆先回避这个问题,让庭审继续,把实体问题解决完。而曹庭长从不休庭,如果他坚持的观点,从法律条文的引用、立法原意解读,从来都是正面交锋,措辞力度拿捏恰当,释法叙理的逻辑缜密,“关键就是这个语言表达能力,能让你听明白,自己都觉得再坚持就是胡闹了”王律师津津乐道。

在老齐眼里的曹怡可不这样,他觉得曹怡挺傻,还满嘴瞎话。老齐是案件当事人,是个搞承包种大棚的外地人。没干两年呢,高压输电线从他大棚上过,线路投入使用后,因为感应电强烈,大棚没法种了。老齐说,工人都不来,多给钱也不来,阴天最明显,站在大棚里把电笔往耳朵里一插能亮。曹怡到现场勘验,往大棚里赶进去一条狗,狗在大棚里乱转乱咬,大小便失禁,差点崩溃了。但是一审时电力公司出具了检验报告,认定线路架设符合国家规定。老齐当然就输了,老齐认死理,说架了电线就种不了地了,不赔偿不行。

虽然老齐不懂法,但他也知道两审终审,所以他上诉后就向二审主审法官曹怡施压,恰逢我国正举办举世瞩目的重大活动,老齐说二审输了就上举办地自焚。然后就带着老婆孩子坐在法院门口,说大棚中不了,贷款建大棚的钱还不上,没钱生活了,老齐说的是实情,他家确实揭不开锅了!曹怡接待、解释挺细致,每次老齐临走他都接济一下,有多有少的,这钱除了来回的公共汽车票,还多少富裕点。曹怡说这是法院的特殊案件基金,当时老齐也没多想。这个案子被发回重审了,因为曹怡从鉴定报告里找到了问题,推翻了报告结论。后来的判决结果,老齐获赔242万余元,事后老齐打听到法院根本没有什么特殊案件基金,算了算着实被曹怡骗了好几回。上中级法院找曹怡,还钱,曹怡死活不要,还嘴硬,说就是特殊案件基金。现在老齐有点后悔,说还钱的时候拉着曹怡找院长当面问问,不怕他嘴硬!如今老齐另建的大棚经营的风生水起,和别人聊天,有时候听别人说审判不公,司法腐败什么的,他总插嘴说是个别现象,然后给人家讲自己的案子。

老齐上网看新闻看到,曹怡是年初最高人民法院评选的全国法院办案标兵,他专门叫人把网页上的照片保存下来,琢磨着哪天有空去看看曹怡,不提感谢不提祝贺,拿点反季节的大彩椒,拿别的东西怕他不收不是。

文章出处:廊坊中院   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