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


 

渲染灵魂的都市(小小说)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12-12 15:01:38


       回忆里,我走遍了长安街的每个角落,在炫彩的霓虹灯的照耀下;曾喜欢的咖啡厅的小角落,也换上了陌生的侧脸;就连天安门毛主席的微笑都显得是那么陌生,像是第一次相见。

       西单购物广场还留有以前熟悉的好闻的味道,七七街也没有失去它往常的色彩,可到底是什么变了呢?真的是环境改变了,还是你我的心境改变了。

       离开北京也快有一年了,却还没有真正的从他的繁华寂寞中走出来,犹记得那场白雪的日子里,我是怎么样的心情离开医院,走在马路中间。

       1.静默了谁的等待:

       迎着月亮走出医院,走在霓虹灯下,你的车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停在身边,你躲在摇下一半的玻璃后面,显得是那么冷酷,那么陌生,那么让我想靠近。

       不是第一次坐你的车,却是第一次坐在驾驶座后面,那个最安全的地方,从镜子里看着你没有任何变化的眼睛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沉默了许久,你终于打开音乐,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周华健好听的声音兀然想起,那首很熟悉、很熟悉的老歌,就那么霸道的、不留一丝缝隙的窜进了耳朵,一时间让人无法接受。

       窗户外面的景色随着车轮的滚动,慢慢消逝。那刺鼻的香水味围绕在鼻尖,似曾相识的感觉,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,却不曾去问、不曾去挑明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因为那种模糊地感觉远远超过透明。

       “什么时候离开?”不是询问而是那种质问,也许你已经习惯了这种语气,这种命令人必须给你答案的语气。

       “有意义吗?”确实没有意义,昨天也好、今天也罢,已然离开。

       “你至少给我留下一些什么。”

       “回忆。”我换了个舒服的位置,继续看外面的风景成为过去,犹如再看我以前的生活。

       “你的还是我的?”

       “彼此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   之后陷入一阵沉默,分裂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沉默。

       车还是停了下来,在最热闹也最喧嚣的街道。我看着外面形形色色的人群,匆匆忙忙。我知道有一天,我们也会如此,而且那一天并不遥远。

       你我都没有下车,只是看着以前玩闹的广场沉默,其实我很想说那句“我不想离开。”可你并没有挽留,也许我们之间真的需要分开一段时间,不再联络。

       “什么时候走?”我猜不透你现在的心情,因为从你的眼神中我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       “后天。”我闭上眼睛,既然猜不透,那就懒得去浪费感情。

       也许这就是十一长假的热闹,车站挤满了要回家的人们,而我站在里面并不起眼,甚至已经被掩盖。

       虽然我没有从窗口里买到回家的那一张车票,幸运的是我从老乡的手里拿到了最后唯一的车票,让我顺利的提着行李穿过检票站。

       犹如往常一样,我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,我喜欢那种倚在玻璃上看窗外景色匆匆而过的感觉,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。

       看着外面已经发黄、却依然在空中起舞的落叶,让人莫明的感觉舒服,因为那个午后的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廊坊的,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,可那种清晰地感觉,微笑的嘴角是怎么样上扬的,都在我的脑海里,就像昨天发生的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只是座位旁不再是那个漂亮的小姑娘,而是那个好心为我买票的英俊老乡,对于这些我并不感兴趣,因为我知道过了今天,我们将不会再见面。

       你好看的侧脸匆匆的在我脑海里滑过,那些往昔的记忆也随着浮了上来,犹如一把利刃无情地插进了心脏,鲜红的血液如泉水般咕咚咕咚的冒了出来,流淌在人群之间,任人践踏、任人嘲笑,我却无力地躺在那里,流着泪看着,忍受着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曾以无耻的形象嘲笑过别人,所以我知道那种滋味对于当事人来说并不是很好受,可是有一种无耻被人们当做无知,拼命地找借口掩饰自己的错误,到头来只是浪费了时间、浪费了精力、残缺了人生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曾以为躲在喧闹的人群中就会很安全、很安全,那一刻我才彻底明白,原来最安全的地方我已亲手掩埋,自己把自己送到了最危险的地方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因为电话里你告诉我“学会等待。”

       2.鲜血染红了谁的唇

       在阳光的照射下,那些粉红、粉红的花朵显得是那么耀眼,如同被鲜血浇灌一层。我残忍地折下一朵,被坚硬的刺刺破之后流出来的血液,就好似鲜花哭泣的眼泪,那么惹眼,所以我一把把带刺的玫瑰攥紧在手心里。

       血液一滴滴的落在石灰地面上,听在耳中就像钟表滴答走过的声音,那么动听、那么诱耳。流出的血液让手中的玫瑰更加鲜艳,那种红色类似于白雪公主吃下的那个苹果,美丽而致命。

       那个冬天我以为我是灰姑娘,而你是拎着玻璃鞋来寻我的王子,所以我错的一败涂地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有人告诉我你已经离开了,已经不复存在了,可我不信宁愿活在那个有你拎着玻璃鞋的冬天,依然相信奇迹,相信某一天你会再次拎着玻璃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虽然几率很小,几乎为零,我却一直不肯放弃,因为我记得那个电话里你告诉我说“要学会等待。”

       北京,是一个繁华、灿烂的都市,也是一个糜烂的都市,这里的夜生活是我们这些北漂无法真正适应的,所以我们融入不到这个城市中去,因为这才是北京的真面目,它最真实的面孔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周华健那首老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、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人群中又响了起来,好似他从来就没有被我们遗忘过,可是我清楚地记得那段时间我把它丢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只为了让自己不再回忆往事,重新适应生活,可如今他的闯入有代表什么呢?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