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


 

风筝断线的春天(小小说)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12-12 15:03:36


       站在迷茫的十字路口,焦急的左右张望,却只能原地徘徊。

       车从我身边带走一粒尘埃,轻轻地向左飘去,我用目光追随,想看清楚前方的路,是否会有坎坷与荆棘。

       雨悄悄的带走我一滴泪,我慌张的看着他融入雨中,去诉说那悲伤的故事,我无能为力去阻止。

       风带走树上的一片叶子,树任由他飘飘摇摇离开枝干,让他飞向更高的天空去寻找自己的舞台。可是上帝,你却带走了我的好朋友,让她去天堂做美丽的天使,我想她已经张开双翅,来拥抱幸福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继续留在这迷茫的分叉路口,想不起该向左或向右。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,无助的流泪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一直都在流浪,没有方向、没有目的、没有终点的一个人走着。我渴望一望无边的草原,渴望成群的马、牛、羊无忧无虑的奔跑。我也渴望与天有接点的大海。我找不到他们的分界线,也许能一步跨越。

       今夜,我慢慢的走,希望可以碰见那个离乡的少年,只为听一听他的故乡,闻一闻故乡的味道。所以我游荡在大街上,却始终没遇到那个风一样的少年,悲伤的面孔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感到不安,寻找地上那抹刺眼的红,追随那已断了双腿的孔乙己。可惜时间过的太快,我终究搜索不到,更无法确定他脸上的那丝淡定,是否依然存在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站在原地,无力的闭上双眼。感受海风的咸淡,聆听青草的芳香。寻找能一步踏进骗子世界里的道路。---安徒生的通话。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改变现状的悲惨,我走不进安徒生的童话里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可我却看见大雪纷飞的夜晚,无人的大街上,并不挡风的墙角里。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,用自己手中的火柴试图取暖。火柴亮了起来又灭了下去,接连重复着。没了、一根也没有了。她眼睁睁看着雪白中的那一片黑灰,慢慢的留下了最后一滴泪。珍珠般闪亮的晶莹“啪”的一声掉在雪地里,敲打着我的心。

       累,好累。我突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累,把我掩埋。风大了起来,却再也找不到海的余味。雨没有前奏的落了下来,再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躲雨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在经历了那么多风雨,却始终没看到彩虹后,我开始习惯接受闪电;在等待了那么多个黑夜,却始终没盼来黎明时,我开始喜欢黄昏;在尝试了那么多失败,却始终没成功的喜悦,我开始思念爱迪生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有时候,我会觉得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,在拥挤站台,看着挥手的家人、朋友,我会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解脱感。我想用笑跟他们道别,却流下了眼泪。

       当我失去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的,从没让他受过伤的人时,我应该哭着求他留下来。但是面对他的背影,我流不出一滴泪,却笑的坦然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曾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拉上窗帘,关上电灯,一个人蜷缩在床的一角。用一种恐惧的心理来面对黑夜。或者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,跳着无论怎么看都不是舞的舞,哼着自己写的不成调的歌曲,度过漫漫长夜。

       这样很好,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我可以告诉自己,告诉全世界,我又度过了一个黑夜,我可以骄傲而且浪漫的说“我还活着”。偶尔也会坐在窗前发呆,脑子里想着以前有过或没有过的事情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喜欢上海,那个古老却又繁华的城市。我也喜欢站在地图前,用食指轻轻地从我生活的城市向上海画一条直线。然后我就会很傻的笑,原来我离上海可以这么近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想我是一个很叛逆的孩子,经常让老师、父母头痛的那种孩子。可又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好孩子,不然那些奖状、证书、奖品该如何解释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在努力,努力出一本自己的书,厚厚的那种。然后我就可以很骄傲的拿着它,告诉爸妈“你们的女儿不是一无是处,也可以成功”。我想那一本书的到来不会太遥远,至少比起一书柜的书来说不是很遥远。

       我始终坚信“失去的不一定是最好的,但忘不掉的才是最珍贵的”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