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


 

五牛图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12-13 17:14:12


    余有框装画一幅,尺寸不大,是朋友所送。画中物态形象逼真,画中景色流金溢彩,景中之物富含神情。这幅小画在我家客厅一挂就是十几年。

    乔迁之时,此画被友人看中,成全了他的美意。

    偶有一天,机缘凑巧,吾又得此版手绢本高仿画作一幅,尺寸稍大且长,已无法在墙上悬挂,只能随兴寻一宽大空间,慢慢展开品鉴。画面依旧是流金溢彩,因是卷本,握在手上,已更能近距离亲近该画。画作构图清晰,线条优美细腻,作品完美传神。

    每当一点点展卷鉴赏,顿觉亲近亲切,情感调动涌动。使人恍然一下子融入画中,又仿佛一下子穿越时空,感受到作者为画的心境。

此图名曰:五牛图。

    记载说,五牛图是唐代著名画家韩滉的名作。韩滉用传神之笔,从左依次描绘了五头神情色调各异的牛。因画作精湛,此画已流芳千古。

    每当我展开此卷,最先映入我眼帘的就是那棕色的肥牛。它神态安然,口中咬草,细细咀嚼,正悠闲地伸着脖子蹭痒。而临近的花牛却姿态迥异,昂首向前,动作迟缓。再看那第三头赤牛,筋骨嶙峋,哞哞叫着,声响画外,仿佛在画外都能感受到牛声连连。展卷到第四头黄牛,见它口伸舌头,喘着粗气,做举步前行之状,眼神略露惊奇,时而回头顾望。而看到最后一头红牛,只见其垂直而立,凝神沉思,毕见其个性的顽强与倔强。

    一幅画,在家中挂了那么久,我从未真正注意过它的丰富,而在短暂频繁展卷摩挲品鉴之中,却感受到了这幅画的独有魅力。

    我曾一时兴起,竟费神劳力地为五头牛命起名来:一曰牛腚,二曰牛步,三曰牛腹,四曰牛泚,五曰牛声。

    有时我就想,生活状态之中,我们是不是也与画中的那些牛有相似之处呢?有时,我们是不是有点牛腚之态?崇尚昏吃闷睡,腚光地净幻想安逸悠然,梦想一种无忧无虑的隐逸安闲的心境。而有时又是不是像牛步之举?眼中虽有目标,但总是动作迟疑迟缓,甚至心中不情愿往前多主动迈上一步,总是在目标之前踟躇,白白把时间浪费在迟缓和停滞不前之前。而有时,我们是不是又酷似牛腹之状?耗费精力,鞭笞筋骨,低头苦力,但又腹发哞叫,似呻吟,似呐喊,似无奈,似抱怨,似咆哮;或许也似在呼朋唤友,引同声高亢之气!

    其实,有时我们或许也自得自慰!沾沾自喜自我感觉更像牛泚!觉得像它的名字内心竟然那么清明、高洁、至上。看它伸着舌头,喘着粗气,举步前行,更觉得那样子像极了负重走过的几十年漫漫人生中的身影。像牛泚一样,在前行之余,有时也回头顾望,好在,值得庆幸的是,内心担心的是掉了前行的队;有时也眼露惊奇,好在,那是自我窃喜,没有看到落居前人之后。

    或许也偶尔,我们也沮丧、惆怅。自责心中那点像牛声的个性!怪自己总忙里偷闲不停思来想去,像是在追求周全周到,但瞻前顾后之中,想的没用的却太多,费了海量的大脑细胞,又在焦虑、惶恐、烦躁中,失去了太多 “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从容。

    人总是说心若有所思,夜或许有所梦。有时,这句话还真的灵验。白天欣赏了五牛图,晚上竟真的做起了这样的怪梦。

    在梦中,我梦到了又一幅五牛图。一家五个属牛的兄弟,各自相差一轮,他们性格各异,像极了五牛图中的腚、步、腹、泚、声的个性。从60岁到12岁小弟,争执的不可开交。60岁的大哥拼搏大半生说人生一世归去安逸为好,48岁的二哥眼高手低说好高骛远得过且过就可以了,36岁的老三巧言厉色说多说少干就过得去,24岁的老四则说脚踏实地真心实干比什么都好。他们面红耳赤,各执一词。12岁的小弟未曾涉世,但口无遮拦,童声震宇:长大了我不学你们,我要做崭新的自己!。

    初生牛犊不怕虎,孩子的口气,分不清是对四位兄长的肯定,否定,不屑?鄙视?傲慢?或者是鞭挞!但孩子要做崭新的自己,应该至少给人一种新的期待。

    不知我是在哪里看到的,说五头图中的牛依次代表了拓荒牛、好运牛、招财牛、旺家牛、如意牛。每一个寓意,都富有善意和美意。但我还是倾向于我的认知,世界之大,复杂多样,善和美之外的世界还很复杂。属牛之外,不是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物状态吗?他们性格各异,良莠不齐,其中不乏积极、消极;健康、不健康;明智、盲目等等的万种风情吗?

    有人猜测五牛图的作者心境,是为了表达兄弟的情谊;是为了表达为国为君的情感;是想表达归隐退居的无奈;是想以问喘为由表达贤臣的情愫。对此,我们可以一概认可。但我想说的是从唐朝到现在已经过了上千年了,社会在进步,画中的情怀和境界,是不是也该更进一步才对呢?

    人生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、观望者、懒惰者、软弱者,只有与历史同步伐,与时代共成长的人,才能赢得美好的未来。从古到今,纵观历史和现实,难道不是这样吗?

    看到五牛图,就想到自己;看到五牛图,就想到社会,想到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。

    我喜欢摩挲手中的五牛图,更喜欢观赏现实版的五牛图,而最喜欢的,是欣赏富有时代精神的五牛图外的崭新画卷。

文章出处:廊坊中院   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